信宜老乡网广告

河南癌症村污水过河将鱼呛得跳出水面[图]

点 击:  2016-12-05 21:50  来 源:网络整理  字号: 移动版

汐见下马,信宜老乡网

刚刚盛过开水的茶缸内出现一层白垢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杨东华/摄

汐见下马,信宜老乡网

环保标语随处可见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杨东华/摄

汐见下马,信宜老乡网

村子里一片萧瑟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杨东华/摄

汐见下马,信宜老乡网

未经处理的污水将河道填满 河南商报记者 陈亮/摄

老观嘴村的希望

■ 编者按

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“美丽中国”的概念。

而2013年初始,雾霾、沙尘、地下水污染等一系列热点问题,让“GDP至上”的发展观念,又受到了新一轮的口诛笔伐。

一些地方河流污染触目惊心,民众忍耐几近极限。

水之恶臭,气之祸肺,夹击之下,有学者和民间环保人士制作出一幅中国癌症村分布地图。

事实上,早在2009年4月,就有媒体以《中国百处致癌危地》为题,系列报道了一些癌症高发地区。

同年,华中师范大学地理系学生孙月飞在题为《中国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》的论文中指出,中国癌症村的数量已经超过247个,覆盖中国大陆的27个省份。

这其中,河南有多地上榜。

岁月变迁。现今,这些上榜的河南村庄发生变化了吗?村庄的环境、污染的河流得到治理了吗?“癌症村”是否还客观真实存在呢?

第一篇·浚县

很少有人能体会到,23天解一次大手,是什么滋味。

67岁的韩学友正面临这样的煎熬。

自去年腊月二十四解次大手后,他再次解大手,已是今年正月十八。

“我食道疼,胃也疼,啥也吃不了,生不如死。”韩学友躺在床上,瘦得皮包骨头,脸颊深陷,说话艰难。

他是名食道癌患者,他所在的河南浚县老观嘴村,已有众多食道癌患者,先他而去。

一个普通村落的过去15年

“出去打工,邻村人都不愿意跟俺村人一起住”

2013年3月1日,浚县老观嘴村。

村十字路口有个小卖铺。店老板杨焕英是一个40多岁的农村妇女。聊起“癌症村”,她丝毫不避讳。

“这名字真难听。”她说,“出去打工,邻村人都不愿意跟俺村人一起住。”

老观嘴村被冠上“癌症村”的称谓,源自前些年的一些媒体报道。

1998年,癌症死亡人数19人,40岁以下的有8人;1999年,癌症死亡人数17人,40岁以下10人;2000年,癌症死亡人数16人,40岁以下8人;2001年,癌症死亡人数17人,50岁以下9人……

这些当年来自该村村委会的数字,至今在网上仍能查询到,冷冰冰的,一如三里五乡的人对待村里人的态度。

河南商报记者在老观嘴村卫生室的电脑文件中看到一组这样的数据:2011年,村死亡6人,4人属于癌症,一个白血病,两个食道癌,一个贲门癌;2012年,村7人死亡,3人属于癌症,一贲门癌,一胃癌,一直肠癌。

走进癌症患者的家

“都知道是绝症,但也得借钱做手术,总不能让人等死吧。”

癌症给老观嘴村带来的,不只是难听的名声,还有因病致贫。

“都知道这是绝症,但也得借钱做手术,总不能让人等死。”杨焕英说,一般农村人承受不起癌症折腾。

眼下,56岁的王连顺能在家里做些简单的家务。他是贲门癌,去年做的手术,花了近四万元。手术后,他把家里的十多亩地租给别人,靠低保生活。

失去挣钱能力的他,不放心孩子们。三个孩子,两个还在上学,“只能靠他们自己了。”

和他同时期做手术的韩学友,承受更多的是身体上的痛苦。

韩学友术后只能吃稀饭,以致20多天才解一次大手。

“疼得受不住时,吃止疼药,药片弄碎,才能咽下。”韩学友说。

女儿韩彦粉在身边照顾韩学友,她说,父亲身边不敢离人,怕他想不开。

不管怎样,这两人还是幸运的。王连顺称,去年还有一个女的也得了癌症,现在已经不在了。

老观嘴村的饮用水

县里给打了口150米深水井,最近又不行了

从地理位置看,老观嘴村是个好地方。它傍河而踞,东有卫河、西有人工渠,村庄坐落在两条河流的中间。

然而,村医郭磊说,因为河水受到污染,卫河整条河沿岸都是癌症多发区。

2002年,国家环保部门对老观嘴村村民饮用的地下水进行检测,发现氨氮指标超过国家指标20多倍,其他指标像硝酸盐、亚硝酸盐也都严重超标。

2003年,浚县多方筹资,给老观嘴村打了有史以来第一眼150多米深水井,村民全部用上干净的自来水。

浚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王文书说,流域内所有污染严重企业,该关闭的关闭,该上环保设施的上设施。

多年治理,虽然浚县境内卫河水质仍是地表五类水,但已不像十年前那般恶臭。王连顺说,现在河里又有鱼了,河水清了许多。

可最近几年,河水慢慢清点了,深水井的水又不行了。

由于水井塌陷,深水井里抽水泵不断上提,现在离地面只有80多米,村民感觉水不好吃了。

韩学友的女儿做了个试验,往锅里添碗水,烧开,锅底出现一层水垢。

污水在偷偷排放

一个月总有三四次污水过河,鱼都呛得跳出水面,趴在岸边

目前,仍有企业不顾河水污染对村民造成的危害,偷排污水。

王连顺称,一个月总有三四次污水过河,就在记者到村庄前一天早上,卫河老观嘴段刚经历一次污水偷排,鱼都呛得跳出水面,趴在岸边。

浚县环保局一负责人说,这是他们的监管难点,“浚县穷,沿河没什么企业,可上游企业总想降低成本,将未经处理的污水存积起来,找机会偷排,查处难度大。”

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,他们桌上正放着省环保局下发的通知,浚县环保局被要求和其他地方环保部门合作,加强对卫河水质的监管。

而政府的监管正是老观嘴村村民所盼望的,他们将治污的希望、喝干净水的希望、看病的希望、改善生活的希望……都压在了当地政府的身上。

不然呢?

老观嘴村小传

1200多口人的老观嘴村位于河南省浚县西北部,长期受困于交通闭塞。村庄通往县城的道路,只是一条狭窄土路,坑坑洼洼。

可就是这样一个偏远、几乎人见人忘的村庄,在十年时间内,不断走上媒体报道前沿,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。

这一切,皆因老观嘴村离世村民身上发生率极高的一种病症——癌症。

十年来,在迁与留、生与死之间,老观嘴村的绝大部分村民,依然在这片土地上日出而作、日暮而归。

日历翻到2013年的2月,一张网上流传的“中国癌症村”地图,将老观嘴村再次展现在公众面前。

老观嘴村

癌症死亡数据

1998年,因癌死亡19人;

1999年,17人;

2000年,16人;

2001年,17人

…… ……

2011年,4人,

一个白血病,

两个食道癌,

一个贲门癌

2012年,3人,

一贲门癌,

一胃癌,

一直肠癌

洪河:村民眼中的“害河”

统筹: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

王向前

执行:

河南商报记者

段艳超

2013年2月27日中午,高桂莲端着饭碗,站在家门口。56岁的她是位老村医,供职于河南省西平县吕店乡邵庄卫生所。

高桂莲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邵庄村817口人,前年和去年分别因癌症死亡7人、8人,多数是肺癌、肝癌、食道癌。

这是发生在当地“癌症死亡率近年明显下降”背景下的冰冷现实。

河南商报记者在洪河某段看到,这条河流在短短100米内呈现出绿、白、红三种颜色。邵庄以及诸多被冠以“癌症村”的村落,就交错坐落在洪河沿岸。

癌症阴影下的乡村

媒体曾经报道当地8个“癌症村”,吕店乡就占了7个,触目惊心

邵庄村里有兄妹四个,相继在三年里因癌症死亡;数月前,村里一个10岁男孩因白血病死亡。

村医高桂莲同样被笼罩在“癌”的阴霾之下。

去年3月,她突然咳嗽得厉害,“幸亏发现得早,在郑州做了化疗和手术,刚复查过。”

村民邵彦东说:“有的姑娘都不愿往我们村嫁。”

在邵庄所在的吕店乡,癌症仿佛无处不在。早在2004年,就有媒体报道当地有8个“癌症村”,其中吕店乡占了7个,触目惊心。

被洪河呈“U”形包围的焦湾村,不足800口人。83岁村民焦金岭掰着手指头说,去年,村里7人死亡,其中4人死于癌症。

吕店乡卫生院副院长袁文叙回忆,从1990年起,癌症患者变多,被发现时多已晚期,“症状不明显,有的就是咳嗽,长的挨个一年多,短的也就半年。”

百米洪河呈现三种颜色

早在20年前,村民们就曾“告状”上游工厂把洪河污染了

这些村庄有一个共同的特征:它们交错分布在洪河沿岸。

村民们称,洪河受污染最早源于上游舞阳县、舞钢市的造纸厂排污。

“很早以前,县领导就到省里反映洪河污染问题。”焦湾村村支书焦华强说,1992年,该乡100多名村民曾集体到漯河市政府“告状”,但“没见着人”。

3月1日,河南商报记者在连接舞阳县、舞钢市的桥上驻足,洪河水在脚下淌过。桥下散着生活垃圾,桥上游的河水发绿,缓缓流动,能闻到臭味。

桥下游30多米处,河水开始变白。再往下游走50米,一条流着红水的河沟汇入洪河,旁边的院墙里,伸出数个直径近1米的排污管。

“这是舞阳的污水处理厂。”在河床上放羊的赵大爷说。

过半农村人口

饮用浅层地下水

在去年的一次水样检测中,“上面最关心的毒理学指标砷和氟化物没有超标。”

事实上,据西平县官方称,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洪河就已被严重污染,当时大量工业废水流入。洪河被污染带来的严重后果是,沿河两岸浅层地下水源受到污染。

焦湾村村民焦绍说,洪河受污染后,自家井里打出来的水发绿,有腥味,要先烧开,沉淀过滤后再用。

村民焦金岭指着水壶里厚厚的水垢告诉河南商报记者:“自来水的水垢很多,这水壶每隔俩星期就得用刀刮一次。”

据悉,西平县农村人口754835人,农村集中式深井供水站130座,覆盖农村总人口的37.2%,分散式供水点(全部为浅层地下水)115790个,覆盖农村总人口的62.8%。

也就是说,这个位于河南中部的农业大县,有过半农村人口还在使用浅层地下水。

而在2011年,西平被列为淮河流域肿瘤项目饮用水监测县。西平县疾控中心检验科科长郭金海说,在去年的一次水样检测中,“上面最关心的毒理学指标砷和氟化物没有超标。”

“环保局长

敢不敢下河游泳?”

当地环保部门称,洪河水环境监测数据是秘密,不能随便公布,但洪河有的地方已经能游泳

2月28日,西平县环境监察大队队长赵全宣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通知。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,这份通知要求各中队对辖区治污组织一次排查,原因是“近期多地污染问题被媒体曝光”。

赵全宣说,从2003年起,西平县就关停洪河两岸手续不完备、规模较小的几十家造纸厂,目前境内还剩两家,“治理河流污染是大气候,从肉眼上看,现在洪河的水比以前清多了。”

至于洪河上游的舞阳县、舞钢市的治污情况,他表示管不着。

对于近年来洪河水环境监测数据,赵全宣不肯向河南商报记者透露,他说:“数据属于秘密,不能随便公布,但多个指标应该都有所下降,有的地方都能游泳了。”

听闻记者转述赵的话后,有洪河沿岸的村民笑了,“河里的淤泥有米把深,让我们县环保局局长去游一下吧。”

洪河小传

洪河,又称“红溪河”,发源于舞钢市南熬山,流经舞钢市、漯河市舞阳县和驻马店市西平县、上蔡县、新蔡县,全长254公里。

这条如今村民眼中的“害河”,在西平县吕店乡境内长约11公里,与多个村擦肩而过。其中,邵庄处于上游,包含邵庄村等5个自然村。

村民们称,污染最严重时,河水黑得跟酱油一样,几里地外都能闻到臭味,河边住户不敢开窗;河里白色泡沫几十厘米厚,刮风时,就跟下雪一样;用河水浇地,庄稼全部死光。

洪河沿岸

癌症死亡数据

(部分)

邵庄村 共817口人

2011年,因癌死亡7人

2012年,因癌死亡8人

多数是肺癌、

肝癌、食道癌

焦湾村 不足800口人

2012年,4人死于癌症

洪村铺

2010年,因癌死亡11人
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://www.xinyi7.com/view-45906-1.html
    下一篇:彩票大赢家